大家来找茬游戏

大家来找茬,我哪里不正常

我上中学的时候很瘦,在我的小本本上画了一个赤条条的肌肉猛男,他叼着烟还戴个钢盔帽子,身上被一根带刺的粗麻绳捆着,血绳一头用手拉着,一头踩在脚下,面部狰狞,一看就不正常。那时候爸妈整天干农活累的心情也不好,看我实在不顺眼就打骂,不顺眼就是我尝试了他们反对而我想干的事。可我毕竟不是肌肉男,大小战役无数,几乎没赢过,即便有过两次离家出走,最终还是沦为他们实现梦想的工具。我知道他们为我好,只是这份爱有点紧。

现在我依然不是肌肉男,可是我胖啊。有一天晚上跟哥们去撸串,我喝了十一瓶啤酒还有几瓣蒜,我老婆跟小瘪犊子一屋睡的,我儿这小瘪犊子总是看我不顺眼,曾多次有过爆揍他的冲动,基本都忍住了。能忍好,免了揍他我老婆跟我没完没了。但是我儿更烦他妈,他妈对我只有一千个不行,对他有十万个。喝一瓶可乐也得念一遍紧箍咒,而我通常只有喝六瓶以上的啤酒时她才变得异常。

有一天我儿跟我说:“爸我觉得活着很累。”

“正常。”我一边嗑瓜子一边刷手机回道。

“我想离家出走,又怕我妈伤心。”

“没事儿,我帮你哄她。”

我儿斗不过我,走了。他撅屁股我就知道他拉什么屎,跟我要手机,不可能。他妈认为手机是妖魔,焚心灼眼毁青春,敢碰就念经,念经不灵就狮吼。

有一天我老婆愁眉苦脸睡不着,让我把手机关了听她说。

“愁死我了,我以为咱儿子不是早恋的孩子。”

“正常。”

她撇了我一眼,顺带恶狠狠地扔掉爬上她肚子上我的手。我的情深意浓被她甩的灰飞烟灭。

小瘪犊子考试成绩出来那天晚上我们家气氛很差,我老婆无所不用其极的表现她的痛苦,我儿忽然变得很乖。我时而抽一口烟时而盯我儿一眼,吐烟和叹气同时进行。这次成绩下降的幅度不算大,糟糕不会超过三天。我在反思中回忆起上次出成绩的时候我们全家足足美了一假期。那天晚上我在苦闷中睡着了,梦里我用一根弹力绳捆住了我儿子,他挣扎着,动的筋疲力尽。

睡醒的时候我有点懒得动,距离春节放假还有整整两天班。我很想回家过年,可是我没有老婆,我没有老婆!她不是我老婆!

我能想到他们会说啥。

“我听说齐鹏准备要三胎了,他比你大两月还是你比他大两月来着?”我爸说。

“妈快老了,身体一年不如一年了。我估计再过几年孩子都带不动了。”我妈说。

“正常。”我嚼着泡泡糖说,起身的时候就感觉这一身颤肉坠的慌,像是被什么捆住一样。

就写到这吧,有点喝多了。

郑重声明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,多谢。